新闻中心

《杨澜访谈录》专访丁俊晖: 斯诺克少年成长之旅

浏览: | 时间:2015/6/13 8:58:50

在中国,人们谈到台球、谈到斯诺克,丁俊晖这个名字总会脱口而出。在这个英国人占据绝对优势的体育项目中,丁俊晖15岁就获得了第一个世界性的冠军。十几年来,他几乎囊括了所有斯诺克大赛的冠军,并且曾经问鼎世界第一的排名。

  在一方小小的球台之上,在似乎非常沉稳和内敛的表情的背后,我们看到的是一位少年不寻常的成长经历。十年前,青涩的丁俊晖曾在《杨澜访谈录》畅谈他18岁之前的斯诺克成长人生;十年后,《杨澜访谈录》再次邀请到丁俊晖,这十年对于他来说,意味着什么?他与斯诺克之间的关系又在发生着哪些转变?

  世界冠军的“不安全感”

  十岁出头的孩子,大多还在父母怀里撒娇、在游乐场疯玩、在大人宠溺的眼神中无忧无虑。少年丁俊晖却早早地结束了童年时期,身高还不到球杆高的丁俊晖甚至必须两脚离地、趴在球台上才能打到球,心里却早已萌生出了要把所有斯诺克比赛奖杯拿回家的念头。

  确定要走台球这条路开始,丁俊晖便开始了一条日复一日的漫长训练道路。年轻的他因为过早过上了与同龄人不一样的生活,以至于“人生”等大问题都早早地进入了他的视野。十年前,在杨访现场,主持人曾问他“你觉得人生是什么”,18岁的他毫不迟疑,“人生应该就是能一生下就过得很舒服的生活吧,不需要整天沉浸在那种很压抑的环境中。”话语之外,练球带给他的压抑和沉闷已经开始显露出来。丁俊晖常用“害怕”这个词描述自己少年时的心情,“在练球方面,我记得以前非常害怕我爸说我,非常压抑”,去英国之前也会有点害怕不能适应那边的生活。在英国的最初几年,他必须抱着从家里带去的玩具熊才能睡觉,而他的童年,陪伴他的也是玩具熊。

  这种极度地缺乏安全感,让丁俊晖的情绪经常处于一种无处安放的状态。陌生的异国他乡环境,一个人孤军奋战,长时间闭塞的练球,输球后的低迷,种种常人难以理解的压抑和无形的压力,都裹挟着年少的他。

  斯诺克不是我的全部

  十年过去,我们再看丁俊晖的变化,曾经无处安放的情绪已经找到了最为妥帖安置的家,而曾经年少暴躁易怒难以控制的青春期情绪,也在这些年一步一步地磨练中,变得更为沉稳和冷静。

  2007年,温布利大师赛的惨败,曾让丁俊晖一度陷入低谷。他形容自己那时候的情绪,“一到比赛,就特别的紧张。还有一种排斥感,不想参加比赛。这种负面的情绪叠加,到后来有一些轻度的抑郁。”两年的低迷让丁俊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,温布利大师赛后,他的生活也起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,从前走路、做梦、吃饭都是斯诺克,生活中也只有斯诺克的他开始有意让自己放下球杆,去体验球场之外的生活。

现在如果是输了一场球,他甚至会在微博里,自我调侃一下,这在过去连他自己都说是“不可想象”的,“过去我会围着这个结果不断的去想一些,更坏的一些东西,现在很容易放下了。”而如今,家成了他最放松的地方,“按照以前的话,输了一个世锦赛,回到家里,我还是会不断的想,住的地方也跟我没关系似的。现在我一回家,感觉整个人都很放松。我往那沙发上一躺,就想睡觉了。其实这是一种转变,很大的转变。”

我最想对决的斯诺克选手

  对于运动员来说,最大的对手往往有两个,一个是自己,一个是站在球场对面的他。职业赛多年,丁俊晖的对手也在随着他征战范围的扩大升级而不断变化。十年前,采访丁俊晖时,他曾说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是能达到一种非常高的水平,谁也战胜不了的,并坦言“我还不是很渴望与他对决,他是非常难对付的一个选手,在近期内我想尽量还是不要对这种太强的选手,这样对我的信心可能有很大的打击”。这个他指的是,来自英国的奥沙利文。丁俊晖比奥沙利文小整整12岁,自从转入职业赛以来,奥沙利文一直是他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对手之一。

十年过去,对于这个儿时偶像,曾经因为有点“怵”而不渴望对决的对手,丁俊晖的自信明显也有了极大的变化,再问道最想跟谁对决的问题,他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是“奥沙利文”,并直言“跟他对决,并不是希望在比赛中赢他,我只是想多感受一下跟他比赛的那种感觉。”

2005到2015,十年过去,无论是在与自己的相处、与斯诺克的相处、与家人、对手的相处中,都显而易见丁俊晖的成长和对这些关系处理的变化。无论是在球台上,还是在自己的人生当中,他都找到了一个坚实的支点。